只是

2016-11-17 09:55

双节长假的第一天,刚过20岁的武汉工业学院大二男生陈邦,就带着刚进大学、刚刚军训完的女友小姜举行了婚礼。没有父母亲戚的见证,没有乐队婚车、他们只花了几千块钱就把婚事给办了:300块钱一对的戒指、1000块钱的情侣装、简单的4桌酒席。两人互换戒指,大声喊我愿意娶她为妻!我愿意嫁给他!没有豪车没有别墅,一切都以爱的名义。20岁大二男娶19岁大一女生,在这个婚姻被功利逐渐绑架的年代,为我们上演了一出秋天里的童话。

@-just-run-:大二就有3个店了?靠自己的努力,笑而不语。

@嗨小小奇:首先是祝福;再次是惊讶,七年太不容易了,何况从那么小就开始的爱情。

最后,我们了然,杀死爱情的凶手有很多,有名利、有金钱、还有时间....。.

其实,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爱情并不是太少,而是太多。先是爱衰竭,爱让位于欲望,意味着征服与占有;继之是爱无能,爱无力、无时间、无空间、无动力去爱;最终是爱谁谁,我们向来不缺矫情、滥情、多情、绝情、无情、苦情、煽情与激情,爱性与爱精人士也为数不少。

小伙子对妻子作出爱的承诺,并现场保证:3年之内,让新娘过上有车有房的生活。相信这份承诺,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会感动流泪。只是这三年,这个女孩子会否生发出:宁在宝马车里哭,不在自行车上笑的怨艾?能否敌得过宝马香车一骑绝尘的潇洒?

2012年中国青年发展蓝皮书指出,目前,我国离婚率已连续7年递增,中国式离婚成为一个令世人关注的现象。目前,北京、上海的离婚率已超过1/3。从年龄结构看,2235岁人群是离婚主力军。高离婚率的产生,一方面与道德滑坡有关,另一方面也高房价高物价产生的巨大生活压力相关。

记者采访陈邦和小琳的父母,两家都知道办喜酒的事情,虽然还有些疑虑,但最终还是默许了孩子们的决定。此外,陈邦计划领证后再邀请双方父母,举办一场隆重正式的婚礼。陈邦的好友多对二人表示祝福。而陈邦所在学校方面则持不反对也不支持的态度,只要求他们低调进行。陈邦的班主任黄晓薇老师表示,陈邦在学校是个风云人物,他比同龄人更成熟,做出办喜酒的决定一点都不稀奇。

没有豪车没有别墅,一切都以爱的名义。20岁大二男娶19岁大一女生,在这个婚姻被功利逐渐绑架的年代,为我们上演了一出秋天里的童话。只是,这种单纯质朴的情感,能否在物欲纵流的世界里永不褪色?

昨日一早,陈邦的好友就将酒店的宴会厅布置得温馨浪漫。中午12点,穿红色情侣装的陈邦准时背着媳妇来到酒店,获得过校优秀主持人的懋同学充当司仪,婚礼在陈邦和小琳互换戒指说出愿意时达到高潮。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有法律赋于的夫妻身份,但今后,她就是我的妻子,我会尽一个丈夫的责任,好好照顾她一辈子。在42名同学好友的见证下,陈邦对小琳作出爱的承诺,并现场保证:3年之内,让新娘过上有车有房的生活。本来我们准备在教室举办求婚仪式,但校方要求我们低调,所以取消了。显得喜气洋洋的陈邦用略带遗憾地语气地说,为不张扬,他只开席4桌,邀请了42名关系好的同学。

丈夫包二奶、养情人;妻子红杏出墙,养小白脸,从而导致妻子和丈夫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,在同一屋檐下过着各自不同的生活,将一场婚姻埋葬在了滑坡的道德中。而夫妻双方在为谁辛苦为谁忙的无奈和不解中,难免会产生无休止的吵架和埋怨,并以此来发泄内心深处的不快和痛苦,久而久之,离婚是唯一解决问题的方法。

十一假期被网友们戏称为法定结婚日,网友调侃着这个假期不是正在结婚,就是正在喝喜酒。就是扎堆的幸福罚单有点让人是吃不消,而更让人吃惊的是大二男娶大一女的消息。

午夜电台的女性情感求助电话如此之多,似乎全然与爱情有关:少女问,喜欢上了有夫之妇,怎么办?剩女问,为什么还过得去的男人都在别的女人怀里?少妇问,为什么丈夫总不愿回家?与此同时,男人们也忙于求医问药:少男问,鸡鸡短小会否影响快感?已婚男忙于提高精子活跃度,f40们关心正在发炎的前列腺。

金钱与权势,美色与利益,种种诱惑纠缠在一起,让婚姻变得不堪一击,也湮灭了许多人对于美好爱情的期许。现在,我们还能够拥有单纯的爱情吗?我们还能回到最初的起点吗?那些年错过的大雨,那些年错过的爱情,还能否在梦里找回?

作为江城最早一批走进围城的在校大学生之一、武汉科技大学城市学院毕业生晏焕义坦言,自己还在校园的那段时间活得很累,他想问问这对新人:是否在准备享受甜蜜的同时,做好了承担生活重担的准备?

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范先佐教授表示,虽然在校大学生结婚的现象越来越多,但并不值得提倡,特别是陈邦和小琳没有达到法定婚龄,他们的结合就更值得商榷了。虽然现在感情甚笃,而且陈邦有一定经济基础,但他们的婚姻不受法律保护,万一出现变故,将来很难保障受害方的权益。范先佐说道。

@阴天酸雨:在学校有一家店就已经很了不起了!两年时间三个店,何等优秀啊!真不知本钱何来?高中就开始开店了吗?富二代的痕迹比较重!

陈邦是武汉工业学院广告专业大二学生,今年20岁,小琳则是武昌理工学院的一名新生,只有19岁。陈邦介绍,小琳拿到大学通知书时,两人就开始筹划办喜酒。

@sabrina宣宣:亮点太多,大二相恋七年,这得多小就谈上了?开了三家店合着这男的两年什么没干净忙生意了,至少投资成本不下几十万,这样的奋斗和电视剧里估计是一样一样的!伪屌丝一只。